1. 首页 > 产品中心

1992年山西工人捡到亮晶晶圆柱结果一月内141人受伤害

  山西工人张有昌一直到临死前都想不通,自己的身体一直很健康,可为什么突然之间罹患重疾呢?他还没见过自己未出世的孩子,命运为何对他如此残忍?

  1992年九月底,张有昌被安排了加班,因为临近国庆假期,他和工友们反而干劲十足,一天的工作结束后,张有昌在地上捡到了一个亮晶晶的圆柱体,便随手放进了裤兜里。

  回到家之后,张有昌就感觉头昏脑涨,站也站不稳,随后头发开始脱落,牙龈大量出血,家人急忙将其送到医院,但到了医院之后,张有昌的父亲和哥哥也出现了同样的症状,事后经过查证,罪魁祸首,就是那个神秘的圆柱体。

  “医生!快救救我弟弟!”张有双背着奄奄一息的张有昌,急匆匆地来到了医院急诊部。“怎么回事?”值班医生询问着病情。

  “不知道,人都站不稳,还一直掉头发,嘴里也一直在吐血。”张有双在医生的指示下,将张有昌放到了病床上。

  医生一时间也查不出病情,观察到张有昌的症状有点像中毒,便对其进行了保守治疗,但张有昌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几天之后,张有昌不治身亡。

  送张有昌来的是哥哥张有双和父亲张明亮,张明亮没有办法接受小儿子的死亡,在病房里捶胸顿足,可下一秒,他也晕倒了,张有双正准备叫医生,一股眩晕感随之袭来,他刚喊出“医生”二字,也晕倒了。

  原来,他们父子俩也出现了和张有昌一模一样的症状,医生始终查不出病因,在医院治疗一周后,张明亮和张有双也相继离世。

  不到半个月时间,张家三父子全部离奇死亡,这件事直接惊动了医院院长,他认为这也许是某种烈性传染病,并将其报告了卫生厅,但卫生厅的领导没有重视此事。

  正因为公共卫生部门的疏忽,才酿成了一起震惊全国的公共卫生事件,最后所有的有关人员被问责。

  事情还要从一个月之前说起,张有昌是山西运城市人,在当地的一家建筑公司打工,因为妻子已经怀孕,刚结婚不久的他充满着工作热情,毕竟眼下就靠他一个人的收入,这天,公司安排他到忻州市参与某基建项目。

  活干完之后,张有昌在工地上溜达,突然间,他看到土堆上有个发光的东西,捡起来一看,竟是个亮晶晶的圆柱体,张有昌把玩着这个神秘的小物件,之后随手放在了裤兜里。

  下班回家之后,张有昌就慢慢的出现了上述症状,但他认为是低血糖的缘故,便让妻子张芳去煮了一碗汤圆,等到汤圆煮好后,张有昌发现了自己连站都站不起来了,无奈之下,张芳急忙叫来公公和哥哥,两人连夜将张有昌送到了市里的大医院。

  张芳在家左等右等,大半个月过去始终不见人影,直到医院打电话过来通知,她才知道丈夫三人死亡的消息。

  在娘家人的帮助下,张芳将丈夫三人安葬在了老家,一切事情办妥后,她也出现了与张有昌同样的症状,只不过她的症状比较轻微。

  张芳的父亲张寅觉得十分蹊跷,他怀疑张有昌在外面染了怪病,不仅害了自己,还害了自己的老爹和哥哥。

  于是,张寅打算带女儿到北京治疗,再怎么也不能影响肚子里的孩子,北京的专家接诊以后,立马查清楚了张芳是接触了放射源才患病的,如此说来,张有昌父子三人的死亡,也是因为放射源。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出大事了,北京医院的医生随即上报,中央下令追根溯源,山西省卫生厅立马成立了调查组,开始对张有昌的活动路线做全面排查。

  在调查过程中,张有昌的工友提到了那个神秘的圆柱体,他曾亲眼看见张有昌捡了起来揣进了兜里,专家发现,那个工地正好在忻州市的环境监测站附近,环监站常常使用放射源,如果不小心遗失是有可能的。

  据张芳提供的线索,张有昌回家后没有换衣服就被送往了山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那么,这是不是说明放射源也被带到了医院呢?

  到了医院之后,调查组先是查看了监控录像,在屏幕中能清楚地看见张有昌住院那天,父亲张明亮将他的旧衣服换下,并掏出了那个圆柱体,随后将其扔在了垃圾桶里。

  警方随即来到了垃圾回收站,终于找到了那个亮晶晶的圆柱体,也就是导致张有昌父子三人死亡的放射源——钴60。钴60是放射性同位素,在工业上通常用于制备γ放射源和β放射源,在科研、农业、工业上都存在广泛的用途。

  由于钴60巨大的危险性,一般来说,有这方面需求的单位都会执行严格的标准,一般人就算是想看一眼钴60也是难于上青天,更别说接触到了,那么这块放射源究竟是怎么流出的呢?

  终于查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找回了放射源,但是所有人都开心不起来,因为这块钴60传播的范围太广了,所有接触过放射源的人,都会遭受到辐射的影响,严重的,甚至会和张有昌父子三人有同样的命运。

  果不其然,张有昌在山西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住院时,接触过他的医生和护士相继病倒,好在卫生部门早有提醒,他们得到了及时的救治,病情在一天天好转。

  但张有昌当初所在的是个大病房,那些和他处在一个屋檐下的病友呢?接下来的日子里,太原市、忻州市和运城市各大医院陆续接诊了辐射病人141个人,这一百多个人都和张有昌有过直接或者间接的接触。

  在医院的努力下,大多数人都转危为安,但辐射带给大家的后遗症将会持续很久,在往后的日子里,他们必要坚持配合医生治疗,不过相比起张有昌父子三人的悲剧,大多数人是比较幸运了。

  此事被卫生部定性为重大卫生事件,责令山西省卫生厅整改,随后司法部门介入了调查,主要是查出放射源是如何外泄的。

  按照国家规定,放射源的使用要遵循严格的标准,在贮存、使用和运送过程中,操作人员一定要经过专业的培训,除之之外,还要有专人做监督,特别是在放射源入库的时候,至少要有三人在场。

  在这样的执行标准内,放射源遗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忻州环监站的六位管理人员,不仅随意处置放射源,甚至都没有设立台账,对于如此危险的物品,没有丝毫安全意识,最后导致放射源外流,造成了如此重大的公共卫生事件。

  最终,这六位管理人员和第一个知道此事的卫生厅官员被检方以重大责任事故罪、玩忽职守罪向法院提起了诉讼,等待他们的,将会是法律的严惩。

  本案发生于九十年代初期,在当时,全民安全意识薄弱,许多人对于所谓的放射源究竟是什么也不求甚解,比如第一位知道此事的卫生部门官员,如果他有这方面的知识储备,自然会在第一时间采取一定的措施,避免这场悲剧的发生。

  环监站的六位管理人员,如果他们严格依照国家规定的工作流程执行,甚至说在入库的时候细心一点,放射源也不会外流,因此,他们构成了重大责任事故罪。

  本罪是指,在生产作业中违反相关规定,导致发生了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难以处理的后果的行为,情节轻微的,判处三年以下刑期,有加重情节的,量刑一般在三年以上七年以下。

  本案中,六位管理人员让放射源外流的行为,直接引发了重大安全事故的发生,造成了难以处理的后果,在经济层面的损失也是巨大的,应该会被判处七年刑期。

  刑法中的另一罪名和重大责任事故罪很像,那就是玩忽职守罪,从字面意思上都不难理解,两罪都是因为在工作岗位上的疏忽导致了重大事故的发生。

  但是玩忽职守罪针对的犯罪主体只能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因为机关工作人员手中的权力是由人民赋予的,所以手握权力的人在工作中因疏忽大意、不负责任导致了难以处理的后果,就是对党和人民的辜负。

  玩忽职守罪的量刑与重大责任事故罪一样,情节轻微都是三年以下刑期,有加重情节的,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玩忽职守罪的发生,往往和不作为联系到一起,因为玩忽职守就是主观上出现了问题,在工作岗位上不履行自己的职责,必须严厉查处此类行为,规范公务人员队伍,才是避免重大事故发生的有效手段。

 

上一篇: 2斤钴粉遗失广州 疑带有高放射性至今未寻获(图) 下一篇: 绿色铝入滇记